星期六, 4月 22, 2017

舊雜誌待領

又是一年一度丟棄舊雜誌時間,歡迎朋友認領﹕

1. 選擇2015年各期
2. 科學人2013年1,3,4,5,6,8,9,12月號
3. 國家地理2013年10,11,12月號(不含海報)
4. 軍事家2015年2,3,5-12月號

星期五, 4月 14, 2017

獨裁者的進化2.0

庫大回歸讀書會講《獨裁者的進化》,這次要鳴謝鄺葆賢議員辦事處協助主辦。
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William J. Dobson著,謝惟敏譯,新北﹕左岸,2014 (有興趣的朋友亦可以看方某書介)

1. 本書中譯於2014年出版,而原書則以2011年或之前的事件為主。
2. 所謂獨裁者的進化,就像西片裡的外星人懂得變成人身隱藏人間般,不復如以往典型的那種身裝軍裝的大獨裁者模樣。手法包括﹕
2.1 假民主—這方面以普京最為在行。
2.2 控制媒體—俄國是記者死亡率最高的國家。
2.3 對付異見者—包括暴力(例如殺害記者)和法律手段(例如以「查稅」對付非政府機構)。外國例子如委內瑞拉「DQ」反對派的參選資格,或者較早前大馬的馬哈迪控告安華雞姦之類。
2.4 GONGO (Government organized NGO)—非政府組織本來應該獨立於政府(儘管有少數如紅十字會以政府首腦或國家元首為會長,但也非附屬於政府),官辦非政府組織則以民間組織之名,代政府行事之實。甚至可以是扮反對派的第五縱隊
2.5 找人扮反對派,小罵大幫忙。
2.6 「外國勢力」—總之有甚麼問題都可以推說是外國勢力做的,這點我們聽得很熟。但它實質上是煽動民族主義反西方價值觀。
2.7 委內瑞拉還有一種特技﹕左翼民粹。

3. 書中提到團結反對派的重要,民間陣線的團結可以持續為獨裁者製造壓力。而且不要杯葛選舉,繼續玩制度也是重要的。
4. 中國方面也提到烏坎這個起步點,但下場現在大家都很清楚。就連書裡提到的浦志強也被迫害。
俞可平在2006年寫《民主是個好東西》,因為被視為胡溫的KOL而受到各方重視。同期由一批中共老人主辦的《炎黃春秋》也主張馬列恩格斯和社會民主主義相結合,不停在踩線。
但近年來習帝君臨,壓力越來越大,不單大量逮捕維權律師,《炎黃春秋》也被整肅。於是俞可平也只能說國家的底線是法治,不大再講民主政治了。
5. NASHI (聲稱是反法西斯但諷刺地縮寫聽起來像NAZI)可謂是俄國「小粉紅」。你覺得小粉紅是五毛嗎﹖但訪問表明他們是主動去「洗板」,參與者亦非「根正苗紅」,只是覺得參與其中很「潮」很有型而已。這也可以說是獨裁者宣傳進化的新玩法。他們其實反映了大眾深層次的民族主義「基因」,只要看看香港DQ事件的公眾反應就知道,碰到「國家統一」議題的話,人們就會自動站到政權一邊,支持(至少不反對)哪怕很離譜的行動。
6. 香港又如何﹖
6.1 假民主—我們有功能組別
6.2 控制媒體—威脅老闆和記者的事情陸續出現
6.3 對付異見—DQ,obviously
6.4 GONGO—大把
6.5 扮反對派—有
6.6 「外國勢力」—曾俊華跟泛民行近一點都變成「受外國勢力操縱」了
6.7 左翼民粹—689的福利主義﹖第一個負民望上台的特首林鄭又如何﹖
7. 相對於其他獨裁者,中國有一大優勢就是他們控制了網絡。
Q&A各人討論時段﹕
8.1 誰是中國的獨裁者﹖
是習近平嗎﹖但中國的集體領導不如外國有很典型的「獨裁者」。就像埃及推翻了穆巴拉克,但其實獨裁背後的是軍方。
8.2 俄國是單一獨裁者,而中國是集體領導。
9.1 丁學良說﹕「中國模式」不是他自吹自擂的那套,而是「黨國與資本合體」,中共是以理性控制的。他們正以這一套面對impossible trinity
9.2 打貪會放慢發展,還是帶來新的貪污集團﹖
9.3 以前相信中產化會發來民主的民主化理論,在《民主在退潮》的時代已被被泰國、菲律賓所推翻。正如中國的中產需要經濟廉潔穩定,而非自由民主,講民主他們反而會看不起農民,不認為要讓他們有平等投票權。
10.1 「零三七一」其實是老懵董+葉劉+SARS+經濟低谷釀成的突變,所以很難複製。
10.2 曾俊華在龍和道的那番話是告訴在電視見到事件的一般香港人,而不是直接在現場被打過的那些人。所以後者聽起來會覺得「骾耳」而前者會受落。
11. 香港就如費沙,很多人都在外國有聯繫,所以不完全依賴本土(「不本土」),難以說服他們為了本地長遠利益去爭取民主或放棄特權。
(方按﹕其實中國也是一樣,那些權貴家人身家都在外國。)
12. 林鄭上場,如果配搭屯地的財政司長會如何﹖就是金融發展局這類古怪東西會重臨。是否要外匯基金當淡馬錫般的主權基金,卻走去買A股﹖
曾俊華設立的「未來基金」又會如何﹖如果香港的儲備逐漸被淘光,之後變成淨欠債政體(而且是欠大陸的債),就再無牙力可言。
13. 某位雲粉(純屬方某個人判斷)﹕傳聞說習總的確有叫曾俊華參選,但沒說給他贏。而他之所以在其他商場都借不到場,但在西九龍中心可以開造勢大會,因為那是一個東南亞華僑開的。
「高民望但落敗」也是計劃之中,假如日後出事時就可以讓他出面平息(方某﹕我認為這假設不合理,因為他號召到的不是那些人)。待689以國家領導身份洗太平地迎接習近平。
14. 看現時功能組別和選委選舉結果,是否反而要靠專業界別去頂住赤化﹖
15.1 Jeromy﹕大家應該對俄國有認識再看這本書。普京的背景包括﹕
—1. 打贏車臣
—2. 以代總理身份登場
—3. 寡頭集團
15.2 我們可以研究的是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和古巴的歷史。
15.3 習總真的獨權大攬嗎﹖政治局的組成是老鄧仿傚俄國之舉。就算特首也不會有全權,因為老共要把權力分割,只有「黨」是至高無上擁有全權。
15.4 更值得讀的,是六十年代的《完全政變手冊》,這本書甚至到今天叙利亞問題仍然適用。
16.1 秀賢BB﹕批判民主化理論就是批判那套「經濟發展促成民主」的現代化理論。
16.2 選委會選舉中假設溫和建制+溫和改革派合作改革,這其實是李登輝的套路。(問題是香港有沒有李登輝﹖)
16.3 另外推介一本舊書,公元前西塞羅的《How to win an election》,道理歷久彌新。
16.4 中國模式其實就像練九陰真經般,吸收所有現代化對自己的好處,但拒絕了現代化的自由民主。
16.5 《民主在退潮》指出的是,中產/小資產階級不值得信任,因為他們隨時會跑掉。他們甚至比資本家更容易跑掉,因為資產少反而易處理。
如何令他們容易背叛﹖左翼民粹嗎﹖但穩住中產,也就是守住基本盤。
相對而言,「上面」正在換走上屠,變成一批根基很淺的人上位。(方按﹕所以我們看來這批人十分「核突」,但他們又不會有能力去背叛上面。)
------------------------
庫大未到場前,方某也從圖書館拿了幾本書出來推銷。雖然沒全部讀過,但也覺得有點興趣的﹕
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Daron Acemoglu、James A. Robinson 著,吳國卿、鄧伯宸譯,新北﹕衛城,2013
方某也寫了篇介紹,這本應該跟《獨裁者的進化》一起讀,因為《獨》裡面的獨裁者似乎十分穩固令人悲觀,但《國》就認為寡頭政體屬於掠奪性而非廣納性,根本不能持續發展,簡言之「暴政必亡」。
易中天《中華史(2)﹕國家》,香港﹕商務,2013

形象頗好玩的易中天正在寫一系列討論中華歷史的書,我特意買了這本。因為這本講國家形成的過程,並比較中西事例,對破除對國家神話的迷信應該有點幫助。
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Niall Ferguson,黃中憲譯,台北﹕聯經,2013

有趣的是,這是先前以《帝國》一書試圖為大英帝國殖民史「平反」的爭議作者。在本書中,他認為西方文明已偏離了原本的設定,無論民主、資本主義、法治、和公民社會皆然,所以才令西方文明衰退不振。

民主在退潮:民主還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嗎?》Joshua Kurlantzick,湯錦台譯,台北﹕如果,2015

跟《獨裁者的進化》都在討論民主浪潮的衰退,而庫大討論時也介紹了這本書。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星期五, 4月 07, 2017

新一期聯合報及博物館節目表

二零一七年第二號《聯合報》已出版﹕HTML版 / PDF版
近來都比較忙,所以完成得較遲。敬請見諒。 
香港特首選舉結果,顯示大國崛起後以我為主心態不止,香港局勢不宜樂觀。但也別忘記匈牙利詩人斐多菲說﹕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盡其人事,聽其天命。
新聞版﹕
1. 新棋研議更改國歌 (棋聯訊)
較早前新棋宣佈把原先當成代國歌的《我是中國人》改寫成正式國歌《我是棋國民》,令歌詞適應棋國需要,不使人誤會為鼓吹民族主義。但引起質疑以廣東話為主的棋國,使用國語國歌是否適合。 
棋王表示可研究改以舊電視劇主題曲《奮鬥》為代國歌,同樣能反映「以棋會友,商協互衛」的棋國精神,並重溫棋民當年共同奮鬥建立棋國之艱辛。棋王希望棋民表達意見,以便新棋政府可於今年內作決定。期間國歌仍會使用《我是棋國民》。 
《奮鬥》為1978年首播之電視劇,主題曲由顧嘉輝作曲、黃霑填詞,並由甄妮主唱。歌詞如下﹕ 
    「無論歷盡幾次浪,無論受盡多少風霜,
    無論再要奮鬥幾次,才共你到得彼岸。
    為你實現萬千美夢,令你樣樣事心願能償。
    寧願奮鬥到百千次,創出幸福快樂鄉。
    同我兩手相牽,發千分熱千分光。
    燃亮着我的愛,為你照前方。
    同你披荊斬棘,為你衝破前途路障。
    獻出千般愛心與痴情,一切都奉上。」
副刊版﹕
1. 棋藝天地—Ticket to ride英倫版 (方潤)
這個擴充版包括兩個截然不同的版面。 
賓州版圖相對簡單,水路也只有一條,重點在於股票。不過與「電力公司﹕股份上市」可以買賣不同,這裡的股票只是用來加分。以九間歷史上真正存在過的九間公司 為名,股票數目各有不同。當玩家完成一條路線時,除了得到路線分數,還可以按路線旁的公司標誌,選取其一公司的股票收藏。遊戲結束後,就揭開手上股票,誰擁有某公司最多股票就可得最多分數,餘此類推。 
二人局中要增設一個虛擬玩家,玩家領取股票時同時為它領一張。完局後抽虛擬玩家的半數股票出來,影響兩位玩家的股票得分,增加變數。 
英倫版則比較複雜,除了多水路外還分開不同區域。重點是有一大堆技術卡,沒有技術卡就只能在英格蘭興建兩格以內的路線(除了修咸頓至紐約的超長線),連陸路的蘇格蘭或威爾斯都去不了。
技術卡要靠百搭的火車頭牌換來(四張普通牌亦可當一張百搭用),除了前往其他地區和興建較長路線的許可,還包括各種特殊技能。有些牌甚至容許借用別人已用的路線。一般的技術牌數目足夠人人有份,但有些特別技術卡數目有限,搶先換到的人就會有優勢。亦有些牌是即用即還,有些則限時購買。規則非常繁複很易搞亂, 但亦帶來很多有趣的變化和挑戰。
知識版﹕
1. 節目預告
2. 雋語錄

---

今季wishlist﹕

展覽﹕
文物探知館﹕時代.憶記—活在香港歷史建築 (至1/5)
歷史博物館﹕香港玩具傳奇 (至15/5)
茶具文物館﹕江南晨曦—浙江省博物館良渚文化展 (至30/5)
文化博物館﹕羅浮宮的創想—從皇宮到博物館的八百年 (26/4至24/7)
文化博物館﹕敦煌韻致—饒宗頤教授之敦煌學術藝術展 (24/5至18/9)
海事博物館﹕南海梟雄—張保仔、海盜和港口城市 (28/4至8/10)
歷史博物館﹕萬壽載德—清宮帝后誕辰慶典 (29/6至9/10)
文化博物館﹕八代帝居—故宮養心殿文物展 (30/6至15/10)
科學館﹕永生傳說—透視古埃及文明 (2/6至18/10)
海防博物館﹕出生入死—戰地記者 (30/6至31/1/18)

講座﹕
科學館﹕生命的進化樹—一個改變世界的想法 (8/4)
歷史博物館﹕內藤湖南和費正清所見的中國故事 (9/4)
科學館﹕每個人在數碼化年代的基礎讀寫能力 (9/4)
科學館﹕科學與科幻中的未來醫學 (16/4)
歷史博物館﹕回首—打造香港成為玩具港 (23/4) (英語)
海防博物館﹕沙展與沙利臣—香港警察裝甲車教官的回憶 (13/5)
歷史博物館﹕在家中實踐「親子遊戲治療」 (14/5)
歷史博物館﹕從晚明沿岸擱淺船隻遭遇看東亞海洋貿易的風險 (3/6)
文化博物館﹕羅浮宮與故宮—宮殿博物館建築與公共空間 (17/6)
文化博物館﹕羅浮宮與法國歷史 (18/6)
歷史博物館﹕荀子的性“惡“論 (18/6)
歷史博物館﹕「跟館長去旅行」講座系列—三城漫遊 (24/6)

星期二, 3月 28, 2017

星期六, 3月 25, 2017

中大校友評議會發展檢討小組及會章專責小組16/17聯席會議

(當然是非正式的) (今年會章小組第一次會議)

這次是由發展檢討小組的阮德添負責主持,陳碧橋身體抱恙只是出席聽。

1. 連續兩年有校友提出「深圳中大」校友加入評議會的問題(包括在下,只是議題被他們耍走了),最後(因為被他們耍到深圳的學生都畢業了)聚焦到常委候選人需「通常在港居住」的問題。

2. 常委會諮詢過三位法律顧問的意見。(會議最後我問阮能否傳閱和公開這些法律意見,他表示沒問題。)
2.1 何律師表示法庭已有清楚界定,只是在不同用途上有不同的要求。(基本上就是我們上次會議的結論)
2.2 葉永生律師指選舉法方面亦有2013年的終審個案。法院表示「通常在港居住」的定義為開放式,在不同背景下有不同意思。要看當事人的實際背景個別考慮,例如看其居住質素與傳統定義是否相距甚遠。
這方面只要有新案件就隨時可能有新結論。法院的要求是「表面」的,例如工作需要長駐大陸但工作完成就回港,也可以算「在港居住」。也要看家人等的安排之類。
  • (以下取自正式會議紀錄)
  • 宜引用香港終審法院2013 年“Vallejos and Commissioner of Registration”[FACVNo.20 of 2012 (CIVIL)] 一案的判詞,同意「通常在香港居住」一詞在法律定義上已清楚界定。
    發展檢討小組召集人在會上讀出如下判詞:
    第 24(2)(4)條「通常居於」這詞句就語言而論是開放式的並在不同的背景下可固有的作出不同的意思。需要時刻檢視聲稱通常居於的那人的實際處境來查看有否任何特徵影響他或她居住的性質和質素。如有那些特徵的話,需要問及那些特徵是否導致那人的居住的素質與傳統認知的「通常居住」相距很遠而可正當的作出結論他或她不是「通常居於」。這基本上是事實與程度的問題。
    [會後紀錄:相關英文判詞如下:
    The expression “ordinarily resident” in art.24(2)(4) was open-textured as a matter of language and inherently capable of assuming different meanings in different contexts. It was always necessary to examine the factual position of the person claiming to be ordinarily resident to see whether there were any special features affecting the nature and quality of his or her residence. If such features existed, one asked whether they resulted in that person’s residence being qualitatively so far removed from what would traditionally be recognised as “ordinary residence” as to justify concluding that he or she was not “ordinarily resident”. This was necessarily a question of fact and degree.]
  • 按此終審法院判詞,即凡該人士居住在港屬於「voluntarily and for settled purposes」,即原則上可界定為「通常居住」(ordinary resident)。
    [會後紀錄:相關英文判詞如下:
    This was recognised by Lord Scarman himself in Ex parte Shah in the very sentence containing his formulation:
    Unless, therefore, it can be shown that the statutory framework or the legal context in which the words are used requires a different meaning, I unhesitatingly subscribe to the view that “ordinarily resident” refers to a man’s abode in a particular place or country which he has adopted voluntarily and for settled purposes as part of the regular order of his life for the time being, whether of short or of long duration.]

3. 有人建議不如在留港日數下定義,比較清晰。但結論認為不宜只用單一數字去概括。

4. 以評議會選舉而言,流程包括出廣告公佈大會日期和選舉程序,然後參選人於限期前交表。校友事務處會核實提名,然後把候選人資料傳給校友參考,這大概會是選舉之前兩個星期。
在公佈資料之後,可能會有人質疑個別候選人資格。
而到了投票當日,亦可能有人當場質疑個別候選人資格。
在這些情況下,評議會可以做甚麼﹖無論在人手上或權力上。

如果在選舉之前一段合理時間提出,他們可以向當事人提問請他回應,而他亦有權不回應。他們認為舉證責任應該在提出質疑的人。(方按﹕這點我不太同意,因為這不是刑事審訊,刑事案舉證責任在控方。選舉資格其實是民事甚至公法案件,自稱有資格擔任公職的人,似乎應該證明自己確有資格,而不是要求質疑他的人證明他沒有資格。)

根據選舉章則,常委會有權作出決定,而阮表示他們會讓雙方討論(=對質),再讓選民自行決定。不同意的人自己可以找法律途徑去挑戰。
(方按﹕這裡有個懷疑,這樣評議會就不會上身嗎﹖照道理如果有人不合資格而常委會讓他參選,那麼反對者作司法覆核時,與訟人不只是參選者,評議會也應該包括在內。所以不見得評議會常委會不做決定就可以不上身。)

如果是當場才提出,則評議會已不可能停止投票。

評議會常委會認為他們不可能窮盡列舉所有條件,正如法庭判決,不同人的情況可以跌入不同範疇之中。

5. 身為退休政府律師的師兄指出,現在選舉行honour system,日後可要求候選人先自行提交證明文件,證明自己是通常居港。但這個建議未獲召集人接納。

6. 常委會建議在參選表格前和後都加上一段聲明,並要求參選者簽署確認。
原文寫「校友評議會常務委員會建議候選人參考香港政府選舉事務處對『通常在香港居住』的闡釋」,被認為不必要特地「建議」人家去參考,於是改為「候選人可參考……」。

另外,有人似乎受特首選舉影響,認為參選資格獲確認的人才叫「候選人」,未成為候選人之前的應該叫「參選人」,於是建議表格上的「候選人」應該全部改為「參選人」。
我認為不妥,因為現行《選舉章則》只有「候選人」而無「參選人」一詞,加一個新詞語徒添混亂。(何況你看4.常委會根本不想「上身」去審核參選資格。)

(會後紀錄指將沿用「候選人」。而確認聲明亦會改為「……可參考香港選舉管理委員會……」,因為引用的網頁是選管會網頁。)

7. 我問他們,既然那份聲明要求候選人簽署確認,那麼假如有人最後被證明失實(其實非經常居港),那麼是否有刑責。(我的理解是「作出虛假聲明」)
但上面5.提及那位師兄指很多單行法例(通常是規管專業團體的會員登記)都有個別列明虛假聲明屬違法和罰則。似乎是中大條例沒列明就不能算犯法的意思。
而阮則指常委會沒有打算去搞這方面的立法。

8. 由於這篇拖得太久(也要等會方傳來那些判詞原文),我那張筆記不知怎的丟失了。有些枝節未能記下,所以就記到這裡為止。

星期二, 3月 21, 2017

廣告﹕讀男讀女讀書會活動

主題﹕獨裁者的進化2.0 (有興趣的朋友可先看方某書介)
日期﹕26/3 (星期日)
時間﹕16:00 - 17:45
地點﹕九龍城政府合署1樓多用途活動室 (庇利街42號)

鳴謝﹕鄺葆賢議員辦事處協助主辦

參加者請於FB專頁報名


星期三, 3月 08, 2017

代栗徵才

朋友的出版社要招聘兼職員工,須懂得用 Scratch或Geogebra script 寫教學活動。薪酬待議。

有興趣的朋友可私訊本人代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