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21, 2017

聯校圖書館管理員比賽2017

去年幫過手,好使好用今年大會自然又找在下,上星期六再去幫手。

這次結尾評語也公開講,去幫手的原因﹕一則見到學生主動搞這種活動很感動,二則看大家參賽也令人想起自己年輕時參加聯校電子電腦比賽,感覺也年輕了。

雖然上次說如果可以「偷橋」就更好,但這年圖書館和大富翁的人都流失嚴重(大家都很忙,活躍的人又都被幾個明星活動吸納了),所以人手不足之下也很難玩出甚麼來。
反而是圖書館主任協會的小學同工聽到有點興趣,所以今年有位副會長跟著去旁觀,說不定反而他們偷到橋。

又,今年新亞馬輝洪館長作代表來出任另一位裁判,他跟圖書館主任協會有不少合作,所以見到我們副會長就很多事可以談了。

---

這次的比賽地點是拔萃男書院,地點比去年香港華仁自然更方便。但也有壞處,就是他們地方太大,用作比賽場地的演講廳和圖書館距離更遠。所以需要找不少人負責帶路。而且因為男拔的圖書館出乎意料地小(已經小得跟在下那間豆腐膶館差不多,連八三的也比我們的大),所以安排上無法像上次把所有圖書館內的環節一併舉行。結果大家要在演講廳和圖書館之間跑來跑去,對於滿足「日行八千步」的健康呼籲十分有幫助(笑)。

本來有點好奇今年會否再見到那位海棠春睡副主席(又笑),可惜的是聽大會宣佈,似乎士摩妮母校有意退出,所以今年只剩下男拔、港華和聖羅撒的同學當義工。今年港華雖非主場,但唐老師照樣來撐場,照道理這些名校學生活動他應該不用帶隊的,十分難得。

今次決賽三強是聖公會林裘謀、聖貞德和聖保羅。(未上網查之前我「顧名思義」地以為聖貞德是女校來的 :P 但原來剛好相反,他們近年才招女生,所以所有來打氣的女生都是初中生。)

---

於是今年第一場先由集合的演講廳走到圖書館,作搜書比賽。


去年港華圖書館,因為用的作者碼竟是倉頡碼(的英文字),對一般學生並不熟悉,所以成績很差。男拔採用相對較普及的四角號碼,所以成績較好的學校可以找到六本,算是不錯。

但成績較差的學校,忘了是找到兩本還是三四本。不過他們找不到的原因,其實只是「大眼睇過龍」,太心急、不留心之過。有好幾次我已經看到書架上的目標書籍(評判自然有大會提供答案),同學卻是找到這個書架、但看不到書,有些書脊還是我認為相當清晰應該很易見到的。由在下中學時當組長到現在看學生,不夠細心倒是不少同學的通病。

所以我經常跟學生說,讀架雖然辛苦,但其實有好處,能訓練你專心和耐性。為了分辨誰才是真正了解知識而非硬背死記的學生,考試經常會出一些「陰人」題目,如果你不夠細心看出題目的概念問題所在,就會中招。就算考試前背了多少東西也會答錯。所以就算說得功利點,讀架訓練專注還是對你有益處的。

---

第二部分就要回到演講廳,作書籍分類比賽。好讓義工佈置圖書館下一階段比賽。

(中間後面兩位男生似乎很友愛 XD)

這部分對學生一向較難。因為除非像方某這種分類狂人,中學時就有幫老師填分類號的經驗,否則就算在圖書館當值多年,也只會看索書號排架,而未必能拿一本書說出分類號。

沒太大期望也沒特別留意誰答對多少,倒是有些書的分類我會比大會寬容一點。例如一些人物傳記他們會根據書上的預行編目(CIP),當成該人物所屬科目範疇(例如政治/工程)裡的傳記,我倒認為就算參賽者當成一般傳記(杜威分類 920)也可視為正確。

---

第三部分又回到圖書館,是書籍整理。


這部分照道理是學生最熟悉的部分,因為所有學生圖書館員都必須要排架。可是也有學校可以排錯五六本書的,這顯然是心急就不夠細心之過。

上次我的感想是﹕與其要求學生把放置的書脊朝天(但這樣不符合日常排架的做法),倒不如乾脆在比賽用的書上貼張標貼,更方便點算。這次也沒改變,下次似乎應該在裁判評語時段拿出來講講。

這次也出了個問題,某隊同學把要上架的書放在地板待上。雖然事實上我也可能會這樣做,但比賽規則有一條把書籍跌在地下或接觸地下要扣分的。雖然我覺得他們不算是損害書籍,不過馬館長認為規則不讓書籍觸地的初衷是為了要學生留心保護書籍,也是事實。所以他們最終不幸要扣點分數。

---

最後一場又回到演講廳作搶答環節。


今年士摩妮母校沒參賽,結果站在平台邊展示大字(給參賽者答四角號碼)的變成男生,倒也沒那麼尷尬。

不過幸好我在開賽前先看過題目,發現他們其中一條誤以為威爾斯不是一個country (這倒是一個華人經常搞混的問題,華文沒有State / Country / Nation不同的概念,連翻譯也沒有現成直接對應的詞語)。我簡單地把維基百科的條目開出來給他們看就行。幸好他們預備了相同數目的預備題,抽掉這題換一題就行。

另一問題是,很多時候猜分類號的題目,書名都不是大家看過的書,只聽書名很多時候很難猜到內容的。如果可以用較廣為人知的名著出題會比較好。這點在裁判評語時段提出了來,希望籌委不以為忤。

---

如果小學同工打算偷橋搞比賽,當然就不可能像中學般靠學生自己搞了(就算在中學,非名校學生也很難有那麼多主動的學生去搞),唯有老師自己辛苦一點。
還有一點就是,因為小學圖書館跟中學不同,學生負責的工作比較少,不像中學有較多項目由學生負責(雖然我的學生負責範圍還是比我當學生時少,至少他們不會負責管理影印機和印表機)。聽聞小學有很多工作都要靠家長義工,是否還可設書籍整理的比賽項目﹖(分類比賽倒還可以搞,把要求降低一點就可以,例如只需要準確到分類號的十位數。)
我倒也好奇小學同工會搞出怎樣的比賽來,再不然假如中小學之間有協作的話,也許中學的大哥哥大姐姐也可以當比賽義工。

星期六, 5月 13, 2017

亞洲、太平洋戰爭

亞洲、太平洋戰爭》吉田裕著、周保雄譯,香港﹕中和,2016
雖然中和也是聯合出版的中資背景,不過在下的確喜歡這套翻譯岩波出版的日本近現代史系列。上次介紹過《民權與憲法》,這次是講二戰時期日本的專著。
以前讀書曾見,德川時代的日本就已經把農民視為「用力就可以榨多一點」的對象,所以據稱日本對農民壓榨算首屈一指,比中國更厲害(也許就除了中共搞到大饑荒那一段﹖)。
在二戰期間,日本政府這種壓榨自然在「共度時艱」的口號下更有恃無恐,而且面向各行各業。美國因為二戰發財不用說,就連同樣單挑全世界的德國政府,對(當然是日耳曼)民眾福利保障都比日本好。身為侵略一方的日本民眾也只能吃粗粥,這也許亦是令日本人很容易自居受害者而無視戰爭責任的原因之一吧﹖
以前讀日本人寫的《戰爭論圖解》,說軍方高層欠缺戰略,只會送士兵上戰場冒險碰運氣,結果把日本和鄰國都推入災難中。可以說是日本從甲午戰爭到日俄戰爭都贏得太輕易,令軍部養成了冒險習慣,以基層官兵的優良戰術帶來勝利,掩蓋高層缺乏戰略的盲目貪婪。
在本書中,軍部的專橫、缺乏戰略視野和陸海軍互不信任自然會提到,有趣的是作者提及本來反對與德義結盟向美英開戰的海軍,之所以轉軚其實是出於爭奪軍費預算大餅這個官僚因素。(我想如果那些軍部高層記得起「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這一句,日本隨時連開戰的資格也沒有,應該會少很多無謂的戰役的犧牲者吧﹖)
但作者也提及另一方面,就是明治憲法的空洞化。
明治憲法中統帥權獨立,令陸海軍指揮機構不隸屬內閣而直屬天皇,但天皇平日盡量保持「無口」屬性讓軍部不受節制,反過來透過軍部大臣現役武官制得到凌駕內閣的政治主動權。雖然日軍經常出現斷獨行動擴大事態,令日本外交政策被牽著鼻子走(陷入中日戰爭泥沼即是如此),但「是否宣戰」的問題本來在明治憲法中還有一堆互相獨立的機構牽制著。例如外交是內閣大臣職責,外交政策理應由內閣審議﹔而宣戰作為天皇大權,施行前天皇還要諮詢樞密院
但正如大正民主早就被軍事獨裁取代,明治憲法亦變成徒具形式。因為陸海軍之間、以至大本營和內閣之間無法協調,於是衍生出一堆協調會議,最後要天皇出面開御前會議統合各人(雖然很多時候也只能得到誰都不得罪、面面俱圓但實質上沒益處的結論)。這個憲法無據的「御前會議」反而變成了借用「天皇大權」做正式決定的地方,由開戰到投降,本來憲法中有權責的內閣和樞密院都只能事後追認。其實可說是宣示了明治憲法體制的破產。
除了憲政破產,戰爭另一大影響就是基於戰時動員的需要,啟動了日本的重工業化、地主和中產階級沒落、和女性「拋頭露面」工作的開始。軍隊和工廠亦成為不同階級的人共同生活的場所,這有點像中共搞上山下鄉的那段時期。
現在的時局,其實有點像二戰之前那段全球經濟不景,於是各地混亂,民族互拒自保情緒高漲的時代。似乎就差在哪一方會神推鬼使啟動世界大戰般。而最恐怖的是,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不會從歷史中汲取教訓。
近來買了加藤陽子的《日本人為何選擇了戰爭》,希望日後有機會拿來讀。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星期六, 5月 06, 2017

活在香港歷史建築

星期一乘假期去文物探知館看個簡單展覽﹕活在香港歷史建築
文物或建築的展覽不少,不過這次除了講述如何修復舊建築,也有利用立體掃描和3D打印製造舊建築和建築部件的模型。

(家騮﹕全部都係雞﹗)

(家騮表示好多野玩,係佢想住既地方﹗)

(這張香港聖公會第一代主張座,留意臂枕是龍紋。)

(這張1953年博愛醫院第四屆總理合照,裡面那個「李道亨」是否跟道亨銀行有關的﹖現在網上打李道亨似乎只會找到一位同名韓星……)

(東華義莊的租用費和僱艇運柩告示。原來1924年已經有用上「內地」、「五毛」這類詞語——當然這裡五毛真的指五毛錢。)

(庭園除了兩尊虎豹別墅的牛郎織女塑像,還有都爹利街煤氣燈的複製品。未看裡面的片段也不知道,原來煤氣燈分開兩支供氣管,圖中右邊那支是全日供氣給「火種」用。左邊有個鼓般的東西是計時器,每天定時開氣供給燈頭點燃發光。)

就像這隻原本在萬金油花園(即虎豹別墅)的剪瓷獅子,這次很多展品都放在觸手可及的範圍,與觀眾之間只有一道很矮的玻璃欄,和一張大概五厘米見方的「請勿觸摸」小貼紙。
結果可以想像,就是很多人去觸摸展品了。我甚至見到有個大叔去「chok」被扣在牆上的錦田關刀。奇怪在平時在博物館五步一警十步一崗的保安,在這裡就少得多(我見到有個在看手機),沒有人去阻止他們。
在下阻止了一個小朋友,不過年紀大的那些恐怕不受教吧。(昨晚才在餐廳見到有父母任由小朋友亂敲碗碟,讓我覺得「家教」這回事已經崩潰了—據聞現在指責別人沒家教還會被人反過來說這才是沒家教,還有朋友說沒運用公權力的道德指責已經是迫害。小時候大人會說,只有乞兒行乞時才會敲碗碟的。小朋友不懂事不奇—誰沒試過甚麼也拿來敲﹖但家長不是有責任阻止麼﹖自由呀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當然更恐怖的是,我曾經見過連石頭都被小孩敲出屑的,結果幾年後再展石頭時館方唯有用膠盒蓋著只露出頂部給人摸。)

香港的博物館一向把展品鎖在櫃裡,被一些文化界朋友批評說不便觀賞,讓展品和觀眾之間距離很遠。擺一堆保安又被批評是監管心態,不信任市民。可是能否擺出「不設防」姿態,其實還要看觀眾的質素,而香港觀眾在這方面還不夠。至少,你還得放一大堆保安去防止有人破壞展品。像學生一樣,不懂自律,自然就要受他律,怪不得人。

星期六, 4月 29, 2017

計步器

換了新手機後,發現HTC有個叫Sense Companion的應用程式,「智能」地收集用家資訊提供建議。

通常會做就是到時候提醒你「是時候上班了」,這也很正路,但奇怪在之後提供了建議上班的行車路線。我就是每天帶著手機你才知道我何時上班、在哪裡上班,既然我已經一直在上班,那麼你還有必要建議我走哪條路上班嗎﹖XD

更搞笑的是世界閱讀日去聽講,因為就在西九四小龍那邊,所以一早預備午飯去旁邊吉之島買個頹飯解決(結果那兜炒飯真的很頹,吃起來竟然像壽司飯,這是後話)。豈料它出了個建議我去哪裡吃飯的提示,我開來一看,竟然是建議新都會廣場的餐廳……我在長沙灣/荔枝角開會,你叫我去葵芳吃午飯會不會太遠了一點﹖抑或你其實想說「附近根本冇野好食」﹖(開飯網似乎不這樣想) :P

可見(至少,一般消費品)人工智能的「智能」還是很有限。

不過上星期倒遇上一個驚喜的,就是它竟然替我點算了一周步數﹕
除開七天,一天還不夠政府宣傳的八千步(原本講一萬步的…),如果日後買車了豈不是行得更少﹖要想想如何增加步數了。
(當然星期天其實因為在家沒有帶手機四處走所以一步也沒有,而星期一又是假期。反之星期三助理病了我一個人東奔西跑所以就爆錶,星期六又要去世界閱讀日聽講。)

之所以說「驚喜」,是因為我沒留意原來手機內置了計步器(嚴格而言叫加速度感測器),甚至Sense Companion開始時也沒有說會記錄步數(雖然它有說要記錄活動和提供健身提醒,似乎暗示了這一點)。

iPhone 7 都沒有說明這個功能(都是想叫人買iWatch啦),但上網看也是有加速度感測器的(甚至有氣壓計呢,這連HTC U Ultra都沒有),那又有沒有類似的apps可以用來計算步數呢﹖(當然我知道如果用運動手環會更準確,畢竟手機不會全天跟身,但那又要另一筆錢了嘛。)

星期六, 4月 22, 2017

舊雜誌待領

又是一年一度丟棄舊雜誌時間,歡迎朋友認領﹕

1. 選擇2015年各期
2. 科學人2013年1,3,4,5,6,8,9,12月號
3. 國家地理2013年10,11,12月號(不含海報)
4. 軍事家2015年2,3,5-12月號

星期五, 4月 14, 2017

獨裁者的進化2.0

庫大回歸讀書會講《獨裁者的進化》,這次要鳴謝鄺葆賢議員辦事處協助主辦。
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William J. Dobson著,謝惟敏譯,新北﹕左岸,2014 (有興趣的朋友亦可以看方某書介)

1. 本書中譯於2014年出版,而原書則以2011年或之前的事件為主。
2. 所謂獨裁者的進化,就像西片裡的外星人懂得變成人身隱藏人間般,不復如以往典型的那種身裝軍裝的大獨裁者模樣。手法包括﹕
2.1 假民主—這方面以普京最為在行。
2.2 控制媒體—俄國是記者死亡率最高的國家。
2.3 對付異見者—包括暴力(例如殺害記者)和法律手段(例如以「查稅」對付非政府機構)。外國例子如委內瑞拉「DQ」反對派的參選資格,或者較早前大馬的馬哈迪控告安華雞姦之類。
2.4 GONGO (Government organized NGO)—非政府組織本來應該獨立於政府(儘管有少數如紅十字會以政府首腦或國家元首為會長,但也非附屬於政府),官辦非政府組織則以民間組織之名,代政府行事之實。甚至可以是扮反對派的第五縱隊
2.5 找人扮反對派,小罵大幫忙。
2.6 「外國勢力」—總之有甚麼問題都可以推說是外國勢力做的,這點我們聽得很熟。但它實質上是煽動民族主義反西方價值觀。
2.7 委內瑞拉還有一種特技﹕左翼民粹。

3. 書中提到團結反對派的重要,民間陣線的團結可以持續為獨裁者製造壓力。而且不要杯葛選舉,繼續玩制度也是重要的。
4. 中國方面也提到烏坎這個起步點,但下場現在大家都很清楚。就連書裡提到的浦志強也被迫害。
俞可平在2006年寫《民主是個好東西》,因為被視為胡溫的KOL而受到各方重視。同期由一批中共老人主辦的《炎黃春秋》也主張馬列恩格斯和社會民主主義相結合,不停在踩線。
但近年來習帝君臨,壓力越來越大,不單大量逮捕維權律師,《炎黃春秋》也被整肅。於是俞可平也只能說國家的底線是法治,不大再講民主政治了。
5. NASHI (聲稱是反法西斯但諷刺地縮寫聽起來像NAZI)可謂是俄國「小粉紅」。你覺得小粉紅是五毛嗎﹖但訪問表明他們是主動去「洗板」,參與者亦非「根正苗紅」,只是覺得參與其中很「潮」很有型而已。這也可以說是獨裁者宣傳進化的新玩法。他們其實反映了大眾深層次的民族主義「基因」,只要看看香港DQ事件的公眾反應就知道,碰到「國家統一」議題的話,人們就會自動站到政權一邊,支持(至少不反對)哪怕很離譜的行動。
6. 香港又如何﹖
6.1 假民主—我們有功能組別
6.2 控制媒體—威脅老闆和記者的事情陸續出現
6.3 對付異見—DQ,obviously
6.4 GONGO—大把
6.5 扮反對派—有
6.6 「外國勢力」—曾俊華跟泛民行近一點都變成「受外國勢力操縱」了
6.7 左翼民粹—689的福利主義﹖第一個負民望上台的特首林鄭又如何﹖
7. 相對於其他獨裁者,中國有一大優勢就是他們控制了網絡。
Q&A各人討論時段﹕
8.1 誰是中國的獨裁者﹖
是習近平嗎﹖但中國的集體領導不如外國有很典型的「獨裁者」。就像埃及推翻了穆巴拉克,但其實獨裁背後的是軍方。
8.2 俄國是單一獨裁者,而中國是集體領導。
9.1 丁學良說﹕「中國模式」不是他自吹自擂的那套,而是「黨國與資本合體」,中共是以理性控制的。他們正以這一套面對impossible trinity
9.2 打貪會放慢發展,還是帶來新的貪污集團﹖
9.3 以前相信中產化會發來民主的民主化理論,在《民主在退潮》的時代已被被泰國、菲律賓所推翻。正如中國的中產需要經濟廉潔穩定,而非自由民主,講民主他們反而會看不起農民,不認為要讓他們有平等投票權。
10.1 「零三七一」其實是老懵董+葉劉+SARS+經濟低谷釀成的突變,所以很難複製。
10.2 曾俊華在龍和道的那番話是告訴在電視見到事件的一般香港人,而不是直接在現場被打過的那些人。所以後者聽起來會覺得「骾耳」而前者會受落。
11. 香港就如費沙,很多人都在外國有聯繫,所以不完全依賴本土(「不本土」),難以說服他們為了本地長遠利益去爭取民主或放棄特權。
(方按﹕其實中國也是一樣,那些權貴家人身家都在外國。)
12. 林鄭上場,如果配搭屯地的財政司長會如何﹖就是金融發展局這類古怪東西會重臨。是否要外匯基金當淡馬錫般的主權基金,卻走去買A股﹖
曾俊華設立的「未來基金」又會如何﹖如果香港的儲備逐漸被淘光,之後變成淨欠債政體(而且是欠大陸的債),就再無牙力可言。
13. 某位雲粉(純屬方某個人判斷)﹕傳聞說習總的確有叫曾俊華參選,但沒說給他贏。而他之所以在其他商場都借不到場,但在西九龍中心可以開造勢大會,因為那是一個東南亞華僑開的。
「高民望但落敗」也是計劃之中,假如日後出事時就可以讓他出面平息(方某﹕我認為這假設不合理,因為他號召到的不是那些人)。待689以國家領導身份洗太平地迎接習近平。
14. 看現時功能組別和選委選舉結果,是否反而要靠專業界別去頂住赤化﹖
15.1 Jeromy﹕大家應該對俄國有認識再看這本書。普京的背景包括﹕
—1. 打贏車臣
—2. 以代總理身份登場
—3. 寡頭集團
15.2 我們可以研究的是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和古巴的歷史。
15.3 習總真的獨權大攬嗎﹖政治局的組成是老鄧仿傚俄國之舉。就算特首也不會有全權,因為老共要把權力分割,只有「黨」是至高無上擁有全權。
15.4 更值得讀的,是六十年代的《完全政變手冊》,這本書甚至到今天叙利亞問題仍然適用。
16.1 秀賢BB﹕批判民主化理論就是批判那套「經濟發展促成民主」的現代化理論。
16.2 選委會選舉中假設溫和建制+溫和改革派合作改革,這其實是李登輝的套路。(問題是香港有沒有李登輝﹖)
16.3 另外推介一本舊書,公元前西塞羅的《How to win an election》,道理歷久彌新。
16.4 中國模式其實就像練九陰真經般,吸收所有現代化對自己的好處,但拒絕了現代化的自由民主。
16.5 《民主在退潮》指出的是,中產/小資產階級不值得信任,因為他們隨時會跑掉。他們甚至比資本家更容易跑掉,因為資產少反而易處理。
如何令他們容易背叛﹖左翼民粹嗎﹖但穩住中產,也就是守住基本盤。
相對而言,「上面」正在換走上屠,變成一批根基很淺的人上位。(方按﹕所以我們看來這批人十分「核突」,但他們又不會有能力去背叛上面。)
------------------------
庫大未到場前,方某也從圖書館拿了幾本書出來推銷。雖然沒全部讀過,但也覺得有點興趣的﹕
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Daron Acemoglu、James A. Robinson 著,吳國卿、鄧伯宸譯,新北﹕衛城,2013
方某也寫了篇介紹,這本應該跟《獨裁者的進化》一起讀,因為《獨》裡面的獨裁者似乎十分穩固令人悲觀,但《國》就認為寡頭政體屬於掠奪性而非廣納性,根本不能持續發展,簡言之「暴政必亡」。
易中天《中華史(2)﹕國家》,香港﹕商務,2013

形象頗好玩的易中天正在寫一系列討論中華歷史的書,我特意買了這本。因為這本講國家形成的過程,並比較中西事例,對破除對國家神話的迷信應該有點幫助。
西方文明的4個黑盒子》Niall Ferguson,黃中憲譯,台北﹕聯經,2013

有趣的是,這是先前以《帝國》一書試圖為大英帝國殖民史「平反」的爭議作者。在本書中,他認為西方文明已偏離了原本的設定,無論民主、資本主義、法治、和公民社會皆然,所以才令西方文明衰退不振。

民主在退潮:民主還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嗎?》Joshua Kurlantzick,湯錦台譯,台北﹕如果,2015

跟《獨裁者的進化》都在討論民主浪潮的衰退,而庫大討論時也介紹了這本書。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星期五, 4月 07, 2017

新一期聯合報及博物館節目表

二零一七年第二號《聯合報》已出版﹕HTML版 / PDF版
近來都比較忙,所以完成得較遲。敬請見諒。 
香港特首選舉結果,顯示大國崛起後以我為主心態不止,香港局勢不宜樂觀。但也別忘記匈牙利詩人斐多菲說﹕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盡其人事,聽其天命。
新聞版﹕
1. 新棋研議更改國歌 (棋聯訊)
較早前新棋宣佈把原先當成代國歌的《我是中國人》改寫成正式國歌《我是棋國民》,令歌詞適應棋國需要,不使人誤會為鼓吹民族主義。但引起質疑以廣東話為主的棋國,使用國語國歌是否適合。 
棋王表示可研究改以舊電視劇主題曲《奮鬥》為代國歌,同樣能反映「以棋會友,商協互衛」的棋國精神,並重溫棋民當年共同奮鬥建立棋國之艱辛。棋王希望棋民表達意見,以便新棋政府可於今年內作決定。期間國歌仍會使用《我是棋國民》。 
《奮鬥》為1978年首播之電視劇,主題曲由顧嘉輝作曲、黃霑填詞,並由甄妮主唱。歌詞如下﹕ 
    「無論歷盡幾次浪,無論受盡多少風霜,
    無論再要奮鬥幾次,才共你到得彼岸。
    為你實現萬千美夢,令你樣樣事心願能償。
    寧願奮鬥到百千次,創出幸福快樂鄉。
    同我兩手相牽,發千分熱千分光。
    燃亮着我的愛,為你照前方。
    同你披荊斬棘,為你衝破前途路障。
    獻出千般愛心與痴情,一切都奉上。」
副刊版﹕
1. 棋藝天地—Ticket to ride英倫版 (方潤)
這個擴充版包括兩個截然不同的版面。 
賓州版圖相對簡單,水路也只有一條,重點在於股票。不過與「電力公司﹕股份上市」可以買賣不同,這裡的股票只是用來加分。以九間歷史上真正存在過的九間公司 為名,股票數目各有不同。當玩家完成一條路線時,除了得到路線分數,還可以按路線旁的公司標誌,選取其一公司的股票收藏。遊戲結束後,就揭開手上股票,誰擁有某公司最多股票就可得最多分數,餘此類推。 
二人局中要增設一個虛擬玩家,玩家領取股票時同時為它領一張。完局後抽虛擬玩家的半數股票出來,影響兩位玩家的股票得分,增加變數。 
英倫版則比較複雜,除了多水路外還分開不同區域。重點是有一大堆技術卡,沒有技術卡就只能在英格蘭興建兩格以內的路線(除了修咸頓至紐約的超長線),連陸路的蘇格蘭或威爾斯都去不了。
技術卡要靠百搭的火車頭牌換來(四張普通牌亦可當一張百搭用),除了前往其他地區和興建較長路線的許可,還包括各種特殊技能。有些牌甚至容許借用別人已用的路線。一般的技術牌數目足夠人人有份,但有些特別技術卡數目有限,搶先換到的人就會有優勢。亦有些牌是即用即還,有些則限時購買。規則非常繁複很易搞亂, 但亦帶來很多有趣的變化和挑戰。
知識版﹕
1. 節目預告
2. 雋語錄

---

今季wishlist﹕

展覽﹕
文物探知館﹕時代.憶記—活在香港歷史建築 (至1/5)
歷史博物館﹕香港玩具傳奇 (至15/5)
茶具文物館﹕江南晨曦—浙江省博物館良渚文化展 (至30/5)
文化博物館﹕羅浮宮的創想—從皇宮到博物館的八百年 (26/4至24/7)
文化博物館﹕敦煌韻致—饒宗頤教授之敦煌學術藝術展 (24/5至18/9)
海事博物館﹕南海梟雄—張保仔、海盜和港口城市 (28/4至8/10)
歷史博物館﹕萬壽載德—清宮帝后誕辰慶典 (29/6至9/10)
文化博物館﹕八代帝居—故宮養心殿文物展 (30/6至15/10)
科學館﹕永生傳說—透視古埃及文明 (2/6至18/10)
海防博物館﹕出生入死—戰地記者 (30/6至31/1/18)

講座﹕
科學館﹕生命的進化樹—一個改變世界的想法 (8/4)
歷史博物館﹕內藤湖南和費正清所見的中國故事 (9/4)
科學館﹕每個人在數碼化年代的基礎讀寫能力 (9/4)
科學館﹕科學與科幻中的未來醫學 (16/4)
歷史博物館﹕回首—打造香港成為玩具港 (23/4) (英語)
海防博物館﹕沙展與沙利臣—香港警察裝甲車教官的回憶 (13/5)
歷史博物館﹕在家中實踐「親子遊戲治療」 (14/5)
歷史博物館﹕從晚明沿岸擱淺船隻遭遇看東亞海洋貿易的風險 (3/6)
文化博物館﹕羅浮宮與故宮—宮殿博物館建築與公共空間 (17/6)
文化博物館﹕羅浮宮與法國歷史 (18/6)
歷史博物館﹕荀子的性“惡“論 (18/6)
歷史博物館﹕「跟館長去旅行」講座系列—三城漫遊 (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