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17, 2013

婚姻這種邪教

[毫無劇透,歡迎亂入]
婚姻這種邪教》史兄,香港﹕創造館,2013

不知從何說起。

很多人說xanga是潮童集中地,固其然也,但同樣有很多奇人異士。史兄就是其中一位。已忘了是如何知道(﹖)他,可能也是經他的「密友」庫大吧﹖Xanga還有個「教主」組織了一個叫「原人圈」的神秘組織,史兄儼如XX神教的光明左右使(/史/Shit﹖)般。

史兄的文,以教育界口吻說就是「粗口橫飛,兒童不宜」,不過我更想說的「不宜在辦公室觀看」。方某雖不喜粗口,但史兄為文抵死啜核,連爆粗也爆得好笑過人。在圖書館看他的文,隨時忍笑忍到面容扭曲而被學生發現在下不是在做正經事……

講性、講情、講錢,史兄都有一套(well,他好似買左好多盒士多啤梨味,不只「一」套……),爆紅的人情計算機求偶大作戰apps還上了蘋果頭條之類(話時話方某人評級甚高),都是後話了。

但史兄是否只有「好笑」﹖也不是,就如本書主打的「婚姻這種邪教」也是笑中有淚。世事人情有時是半開玩笑地說出來,更突顯其荒謬之本質。

利申﹕蒙史兄贈書乙本,心想叫他簽書寫「限量版001號」已是必殺。
怎料還有朋友拿到「-001號」,我想之後大概還會有「開方-1號」的。

之前編輯曾稱在大書局見不到,懷疑是否因為粗口多不放出來。我說他們都有賣高登友寫的粗口書,有錢賺又怎會因為粗口不賣﹖更大可能是因為太受歡迎所以賣斷市啦。

後來據稱個別書店門市的確賣斷市,這些機會不是我的,值得開香檳慶祝。
(畫外音﹕咦,史兄好似唔飲得酒,你好毒……)
昨晚見到荃新天地大眾仲有貨,支持二樓書店就上二樓(開益好似係大會指定二樓書店),有買趁手啦。

(方某人的其他書評書介)



挑骨頭時間﹕

忠實讀者(如方某)當知,史兄的錯別字,基本上是跟笑位一樣多(甚至更多)。但這本書的錯別字竟然可以少到屈指可數,編輯kimkim簡直是創造神跡。

明明講左「預左太多錯別字費事捉」,但唔嫁又嫁圈左幾個(亦只見到這幾個)。如果有再版編輯可以留意下。

p.48 「早知今日何必初當」應為「何必當初」。

P.98 「另一種相重欲望巧合」應為「雙重欲望巧合」。
(其實我認為這裡coincidence不應該譯巧合,不過這是後話)

P.100 「多年嚟裁了多少人」應為「栽」了。

其實我不敢說這一定是寫錯,因為這不是香港慣用詞,而且google「裁了」和「栽了」的數目差不多。不過以台灣的教育部國語辭典來看,「栽」的解釋包括「跌倒」,而「裁」沒有類似的意思。而我記憶中的是「栽」。

p.118 人名「阿力」在前面和後面都是「亞力」。

p.244 「據我所知,沒有男人不喜歡做愛。性無能與處男除外。」

先勿論性無能是「不喜歡」還是「無法」做愛,我倒不覺得處男就不喜歡做愛。

p.276 「(燒炭)流行到有人提議超級市場,要收埋啲炭,買嘅人要登記先可以買,以防止啲人買炭自殺。好似又有人提議炭出面加張『愛惜生命』嘅貼紙,等啲人燒燒下,唔覺意見到貼紙,會即刻回心轉意。當年香港人仲有半點理性,無人理呢啲建議。」

其實「愛惜生命貼紙」這點倒真的實行了,炭包上都附上了防止自殺機構的熱線電話。(儘管個人認為這個做法沒錯)

後話﹕豈有此理容總幫人寫序都用左成段黎sell腐人霉體﹗X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