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21, 2014

中國古代星空與星官崇拜、細說天文鐘

[中國古代星空與星官崇拜—陳己雄館長]

1. 講者由秦觀《鵲橋仙》開始。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詩中的「飛星」即流星,「金風」即西風。

其實所謂牛郎星和織女星,在春秋戰國時根本沒故事可言。甚至牛郎星正式的名稱是「河鼓二」,只是一個戰鼓。到後世才不斷發展成一個愛情故事。

2. 中國星座共306個,其中283個在漢朝或以前已出現。另外23個近南極的星座並非中國可見,是徐光啟從西方傳教士得知南方星空後添加的。

星座的出現,本意只為方便記憶星星分佈。因為人類信仰神明都在天上,所以星空的劃分(即星座)又反映了各民族的文化和信仰。

3. 因為歲差的關係,北極星的位置在歷史上有轉變。公元前3000年在天龍座右樞、現在則為小熊座勾陳一,到公元14000年將會是織女星。所以可以利用文物中對星空的形容,找出哪粒是北極星,協助考古定年。

在孔子時代前後(甚至包括之前的商朝),北極星是在勾陳一旁邊的北極二星。由於中國古人相信星空是人間的對照,見到這粒星在星空中不轉動,所有其他星星都繞著它轉,有如人間的政治中心,所以古名稱為「帝星」。孔子留下了這句話﹕

「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論語.為政》

4. 古人一般相信星星的相對位置不變(天不變,道亦不變),但其實太陽和恆星會以很緩慢的速度移動(緩慢是相對於觀察而言,因為距離極遠,實際速度是很快的),上萬年以至十萬年後星座的形狀就會「走樣」。不過因為這個變化太慢,在整個人類文明中星星的位置都沒太大改變,所以這點對考古沒甚麼幫助。

5. 因為中國星空是人間的對照,所以北極附近的星空被劃分為紫微垣,即皇宮﹔附近還有太微垣,即政府官署(垣即城牆,講者笑曰有如門常開新增的圍牆)﹔還有天市垣,即天上的市集。

6. 西方的十二星座即黃道十二宮,以太陽的運動劃分。(講者未提醒大家的是,十二宮只是黃道的十二等分,與現實中的星座分佈早已漸行漸遠。例如現實中的春分點由白羊座轉移到雙魚座,但占星術仍把春分前後那一段稱為白羊座/宮。)
中國的二十八宿則是以月亮的運動劃分。(方按﹕因為「二十八宿」本意就是指月亮周天運行時每晚「留宿」的一個星區,所以其實應該讀「星縮」而非「星秀」。正如「宿舍」讀「縮舍」而非「秀舍」。)

7. 與星空有關的中國神祇也不少,例如﹕
—福祿壽三星(﹕木星、祿文昌南極老人星)
—七姐,即織女
玄武大帝/真武大帝
—二十八宿
北斗南斗斗姆 (傳統說南斗負責生冊、北斗負責死冊,所以三國演義中諸葛亮臨終前曾擺斗陣拜北斗。斗姆則是後來才衍生出來的。)
太歲 (古代曾以木星為歲星紀年,木星十二年一周天但快慢不定,所以又假想一顆均速運行但方向相反的「太歲」用以紀年和占卜用。後來才變成神,甚至分成六十個。)
參星商星 (其實就是獵戶座和天蠍座,這兩個星座一東一西,天蠍上則獵戶落。希臘神話說獵戶是被毒蠍殺死的,所以被放到天上也不便相見。中國則說參和商是一對不和的兄弟所以被安放在不相見的位置。杜甫也留下了《贈衛八處士》一句「人生不相見,動若參與商」,指無緣再會。)
—嫦娥(月亮)
太陽星君 (與各國民族相比,漢人拜太陽的反而不多)

8. 西方占星主要是占個人,中國占星則主要占國家,所以沒甚麼個人占星術。紫微斗數之類,占算的是假星(不是天上真正出現的星),其實只是術數而非占星。
(方按﹕說西方占個人其實不盡然,西方占星也可以占國家、甚至占車占飛機,畢華流有提及過。)

1973年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了一份「天文氣象雜占」,有很多不同款式星象(如彗星)的占卜詞。

9. 由於古人天文與占星不分,所以連《史記.天官書》是類似,說天文同時連同占卜,例如﹕

「參為白虎。三星直者,是為衡石。下有三星,兌,曰罰,為斬艾事。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小三星隅置,曰觜觿,為虎首,主葆旅事。其南有四星,曰天廁。廁下一星,曰天矢。矢黃則吉;青、白、黑,凶。其西有句曲九星,三處羅:一曰天旗,二曰天苑,三曰九游。其東有大星曰狼。狼角變色,多盜賊。下有四星曰弧,直狼。狼比地有大星,曰南極老人。老人見,治安;不見,兵起。常以秋分時候之于南郊。」

不過講者說「主葆旅事」是指參宿管旅行者,我就不同意了。因為這段怎樣看都像軍事(何況五行中西方白虎也是屬金,帶肅殺之氣),而「旅」亦可以解作「軍旅」。現在再查,果不其然﹕

道教學術資訊網站「觜宿」﹕《索隱》:“姚氏案:宋均雲:葆,守也。旅猶軍旅也。言佐參伐以斬艾除凶也。”
百度百科「葆姓」條﹕葆,菜也,野生曰旅。周朝以旅葆官管軍隊補給,兼作先鋒。

10. 共工撞倒不周山的神話,除了引伸出大洪水和女媧補青天的神話外,亦被古人用來解釋天文地理。因為自從五條天柱之一的不周山倒塌後,天地傾斜。地傾向東,故中原之河流皆自西向東流。天傾向西,故日月星辰自東向西走。

11. 和天文有關的神話還包括﹕
—年獸
—夸父追日
—后羿和嫦娥
太白金星
—牛郎織女
—狗國
(其實太空館已有介紹中國星空神話的網頁,看倌可自行瀏覽,不贅。)

12. 古代天文儀器包括﹕
—璇璣玉衡
—渾儀、簡儀
—圭表
—渾象 (古文「儀」用來測量、「象」用來演示,所以「地球儀」對古人來說應稱為「地象」)
—水運儀象台 (使用了第一個擒縱器)

13. 民初有個曆家(講者沒提及姓名怎樣寫,聽起來是「陳春歸」但現在找不到資料),雖然不信占卜,但被軍閥迫他出通勝。於是他一怒之下把通勝中所有吉凶倒調,但結果民間照用又不見得有甚麼異常發生。

---

[細說天文鐘—高子翔、薜勇華]

兩位都是數學老師,而且是兩師徒。說有感於旅遊介紹都會提及布拉格的天文鐘,但沒怎麼解釋過運作原理,所以就嘗試以此為講座題目。

講者以旅遊起題,說捷克的水很貴,啤酒和雪糕卻很便宜。去看天文鐘,在附近的茶座坐下吃雪糕拍張照是一大享受云云。

天文鐘於1410年由Mikuláš of KadaňJan Šindel建造(後者是數學家)。
1490年加上日曆。
17世紀再加上活動雕像。

天文鐘的鐘面是以球極投影而成,球極投影有幾個特性構成了天文鐘的鐘面﹕
1. 越北的東西投映越遠 (影響緯線)
2. 不穿過北極的圓形,仍會投映成圓形
3. 穿過北極的圓形,會投映成直線。而穿越北極的大圓(即經線)會投映成穿過圓心的直線
4. 保角變換(conformal mapping)—球面上的夾角投影到平面後夾角仍然相同

由於很多圖片,所以拍下講座簡報來說明﹕
上面藍色天球中的小點是地球,但留意地球並不在圓心,在圓心的是布拉格在地球上的位置。
北回歸線被投映成鐘面外圍的虛線圓,赤道成為鐘面中的白色實線圓,南回歸線就是鐘面內圍的虛線圓。
地平線就是紅色圓圈的邊緣。
紅色裡面又有黑圓是甚麼﹖紅色範圍其實是地平線下18度,在這範圍內,日出前或日落後仍會見到陽光散射(即是天未入黑),天文學上稱曙暮光。所以紅色就是有曙暮光的範圍,而黑色就是完全入黑的範圍。
相對而言,鐘面上藍色的部分就是日間了。

如前所述,經線會變成由圓心放射出來的直線﹕

鐘面如何標示現在是日間、曙暮光時間還是完全入黑呢﹖
鐘面上有太陽圖案的指針就是象徵太陽位置,指針是由圓心沿著圓周運動。太陽進入哪個部分就表示了現在是日間、曙暮光還是入黑。


雖然指針是圓周運動,但太陽標誌又會沿著印了十二星座標誌的黃道圈走。簡單點說,因為黃道圈決定了太陽標誌會靠近指針的哪一端,從而控制了太陽標誌在「日間」範圍出現的時間。太陽標誌在北回歸線出現日間長,在南回歸線出面日間則短。
太陽所在的星座位置就是現在所屬的星座。

有一個所謂古行星時間(planetary time)的概念,現在已不用但仍與文化相關。
這套觀念把日出至日落之間的時間平分為12小時,所以四季每天每小時的時間長度並不相等。(這觀念並非歐洲獨有,我記得有書提及日本維新前也是這樣。中國古代打更可能也是這樣的。)
而每小時都由一個行星掌管,順序頗為奇怪﹕土、木、火、日、金、水、月。
心水清的看倌可能看得出,就是這七曜的公轉長度順序。

可是,這跟我們在日文常見的星期順序(日月火水木金土)不同。
原來,只要隔三個一跳,最後就會畫出一粒七角星,並且得到現在的順序﹕

薜老師也作了個表,顯示一天廿四小時使用「行星時間」後,每天第一個小時的行星順序也就是這個順序﹕(維基百科有個表更清楚)

鐘面那些曲線就是劃分日間的十二小時,圖中的太陽就是第九條線,即是九時位置﹕

這一點如果你懂天文的話,就算不看鐘面也回答得到﹕
答案當然就是春分秋分兩天。在鐘面上,經線(象徵一日均分的廿四小時)和曲線(行星時間)就只會在象徵赤道的白色實線圓上相交。亦即是只有太陽在赤道上,行星時間的一小時才會等於現在的一小時。

另一個時間概念是「波希米亞時間」,全日均分24小時,由日落起計。外邊的圓圈有1至24的數目字,就是用來標示這套時間﹕
太陽指針末端的手指就是用來指這個時間。由於不同季節的日落時間略有不同,所以外圈是會隨著季節移動的。

另一套是後世直到現在所用的中歐時間(CET),鐘面邊緣內側的羅馬數字就是用來標示這套時間。

在天文上有個概念叫恆星時,每日比太陽時短四分鐘。另一支有小星標誌的指針就是用來標示恆星時。

帶有月球的指針標示出月球相對於太陽的位置,由此可看出相位。這個天文鐘的月亮標誌甚至可以標示幾個月相﹕

天文鐘下方加設的日曆環,也有很多內容。包括月份和星座的圖案,指針繞著一年運轉,每天指針指著的位置,除了有日期和星期外,還有當日聖人名稱和縮寫。(天主教傳統,每天都安排了一位聖人)

提到鐘裡的機械,控制響鐘的齒輪有頗奇妙的數學。

為了準確響鬧,天文鐘破例用了兩個齒輪控制響鬧。一般天文鐘都會用的大齒輪,以每個小時的數字劃分齒的寬度,來控制響鬧次數﹕

這個天文鐘特有的是加了個小齒輪,當兩個齒輪的齒沿都一起跌落坑裡才會停止響鬧,這樣就避免了任何一個齒輪不準確﹕

小齒輪的齒寬分佈頗為奇妙﹕
嘗試對應一下﹕小齒輪的1當然可以對應大齒輪的1,2, 3和4也可以。到了5時,小齒輪就是(3+2),6時就是(1+2+3),7時(4+3),8時(2+1+2+3),9時(4+3+2),全部都可以一一對應……
如此類推,單靠這個1-2-3-4-3-2的順序,就可以完全拼湊出1至24的數字。(其實繼續無限加下去也可以……)

這涉及了一個數學概念。
大齒輪的齒寬順序由1至24,這是自然數列(natural number sequence)。
小齒輪卻不可能有齊24個數字,只能以循環數列(periodic sequence)來建構。
有哪些循環數列可以建構到自然數列呢﹖

如果用只有一個周期的1, 1, 1, 1, 1.......................當然可以模擬出所有自然數。(即是1, 1+1, 1+1+1................)
兩個周期的1, 2, 1, 2, 1, 2................也可以。(1, 2, 1+2, 1+2+1.............)
到了三個周期,1, 2, 3.............就不能了。(1, 2, 3, 1+2?)
1, 2, 2的數列卻可以。(1, 2, 2+1, 2+2, 1+2+2.............)

上面1, 2, 3, 4, 3, 2的數列,正是由建造者Jan Šindel提出,並以他命名為辛蒂爾數列(Šindel sequence)。
之前一直都只能逐個數字加上去,來試驗哪些數列可以建構到自然數列。一直到十九世紀,才有人利用數論提出方法(二次剩餘 Quadratic residue),可以判斷哪些數列做得到。薜老師開玩笑說這個方法「兒童不宜」(因為太難)。

---

P.S. 陳己雄提及「玄武」的時候,指中國人既崇拜「龜」的長壽,但又看不起牠(龜公)。其實「龜公」是後代才出現的,與古人無關。在朱翁朱維德的《原來如此》(明窗,1989)已提及過,值得再做文抄公﹕

〈龜是忠還是奸〉
「古代,龜一向吉祥高貴。遠從殷朝說起,將天空的星群分為四隊,北官玄武,就是龜與蛇﹔甲骨文的甲,是龜甲(方按﹕其實也有用牛胛骨之類,只是最出名的是龜甲), 用以占卜國家大事和記載文字﹔負責的官員稱為『龜人』。至春秋戰國,龜甲仍然是貨幣,和玉同等貴重,合稱『龜玉』。漢代的丞相、列侯、將軍和俸祿二千石以 上的大官,官印的鼻作龜形,名叫『龜紐』。到了唐代,龜更吃香,許多人用龜改名,詩人陸龜蒙、歌唱家李龜年﹔五品以上的官員,佩戴『龜袋』,《新唐書.車 服志》﹕『三品以上龜袋飾以金,四品以銀,五品以銅。』而且唐代規定,五品以上的大官,墓碑方可用『龜趺』,即碑下的石座,刻成贔屭,就是蠵龜,古人認為 是巨靈。說到靈,龜還是『四靈』之一呢,與龍鳳麟並列,真是高貴。

究竟龜何時降格,變成卑賤﹖

元明兩代,規定娼家男子要戴綠頭巾。 明人《雜俎》說﹕『娼妓隸於官者為樂戶,又為水戶,國初之制,綠其巾以示辱。』最先令裹綠頭巾示辱的是吳人,吳地近海,海龜最大宗就是綠頭龜。香港市面常 有善長仁翁買去放生的、南丫島昂龜灣上岸產卵的大海龜,也就是綠頭龜。元朝的《輟耕錄》引金方的詩﹕『宅眷皆為撐目兔,舍人總作縮頭龜。』相傳雌兔瞠目望 月便懷孕,家中婦女,瞠目出牆,其家男子便是縮頭龜。這個觀念一轉移,龜便由好變壞,由忠變奸了。」(p.74-75)

不過我到問答時間已忘了這點,要不然可以即場提供資料。

P.P.S. 為何這天文化中心外會泊了四架PTU B連的車﹖特首出巡麼﹖

星期六, 7月 19, 2014

施老闆,做人不能太無恥

施永青先生台鑑﹕

先旨聲明,本人是泛民溫和派,並不堅持公民提名,亦沒有參與佔中商討。本人不介意政制「循序漸進」,假如你讓我見到那個「序」是如何的話(說白一點﹕路線圖)。對於激進派的主張,我不能照單全收。

儘管如此,對閣下近一年來的論點,多以為似是而非,不能苟同。當然,立場和論點乃個人自由,就算在下不同意也沒甚麼大不了。

不過歪曲事實就另作別論了。讀了七月十八日那篇C觀點,令我不得不憂慮 貴報是否會改變「有品」的宗旨。這篇文章根本是扭曲事實來遷就施先生的個人觀點。

首先,閣下歪曲了《問誰未發聲》的歌詞意思,把原意呼喚大家出來發聲的歌詞,說成有意強迫所有人表態。這種歪曲等同於聲稱「施老闆把報名改成《AM730》就是要強迫香港所有人在上午七時半都只能看他的報紙」一般。

更有甚者,要求公開試優異生對「佔中」表態,是你批評的泛民激進派嗎﹖根本是各色各樣的傳媒,包括擺明車馬反對佔中的那些,甚至是文匯大公,都在問學生是否支持佔中,然後各取所需。這是你批評的那些激進派的責任﹖抑或你打算說文匯大公和香港大部分傳媒都是泛民激進派﹖

這篇文章把一些不是人家做的事,都說成是他們的問題,施老闆不是打算昭告天下要改姓屈吧﹖無論如何,這樣的「老屈」,實屬「無品」之至。

報紙的公信力要靠每天一點一滴累積,卻很快就可以喪失,眼下有些原本很有公信力的報章已落入這種境況,足為殷鑑。做人、為文不能那麼無恥,尤其當寫這篇文的人是報館老闆,很易令人懷疑辦報方針,對報紙失去信心。還請施老闆自重。

讀者
方潤

星期日, 7月 13, 2014

方吉菇菇、舊郵政總局展

這天跟朋友一起去看方吉菇菇。

(日本人就是專想出有這種各地特色的特別版)

家騮﹕「有雪糕呀﹗幫手托我上去丫﹗」
紫鼻菇﹕「哎呀……」

家騮﹕「清涼晒﹗」
紫鼻菇﹕「我驚濕左會發霉呀……」

紫鼻菇﹕「你唔怕濕架咩……﹖」

家騮﹕「你估得你識繞腳嘆世界咩﹖」

家騮﹕「阿菇咁大頂帽幫我遮下太陽啦﹗」

紫鼻菇﹕「菇都有襪﹖仲要浸溫泉添﹖」

紫鼻菇﹕「其實我都好可愛o者……」

 紫鼻菇﹕「做乜畀人煮黎食你地都咁開心架﹖﹗」

家騮﹕「阿菇驚畀人食埋已經匿埋左啦,等我介紹下個菇菇拉麵餐啦。」

家騮﹕「原來個菇頭係沙律杯個杯蓋黎架。」
方吉菇菇﹕「咪以為偷拍我背後我就唔知喎……」

家騮﹕「仲有日本吉卜力工作室駐香港既掠水基地,不過龍貓好cute﹗」

家騮﹕「擰開電源呀﹗」

---

跟朋友分開後,就上了文物探知館看舊郵政總局展覽

這個由中大建築系製作的模型相當精細。右側向干諾道的天台有個平台,為港督彌敦建議在郵政總局樓頂加建鐘樓而改建,但因為嚴重超支最終取消了,所以到拆除的時候都是一塊平面。

設計中間有個中庭天井,用以採光。

陳智思找建築系同學製造的小模型,當然沒有大模型那麼精細。

LEGO版的也有,當然就不志在精細形似,而在神似了。

安裝在舊郵政總局被當成格言或標語的《聖經.箴言書》句子﹕「As cold waters to a thirsty soul, so is good news from a far country.」
(和合版﹕「有好消息從遠方來,就如拿涼水給口渴的人喝。 」)
(郵政署自己譯成﹕「遠方傳喜信,苦渴遇甘泉」)
後來也搬到新郵政總局,重新安放在大堂牆上。

「女界購郵票處」﹕未有女性專用車卡,香港當年卻有女性專用的郵票櫃檯。
日佔時期的郵戮。

大家懷念的「皇家」伊利沙白二世郵筒。

這種售票機相當古老,我還用過但後來就沒有了。
當我摸摸那部機的時候,就有保安提醒不能摸了……怎麼不貼張「不准觸摸」的圖示﹖(那部派信單車也有貼呀,見不到有標示還以為可以摸呢……瘀爆 :( )

相當知名,當年一位洋公務員被囚禁在集中營時已在設計的重光紀念郵票。就像天文台的職員在戰俘營中還在記錄天氣一樣,英國人這一種性格很好,就算身為戰俘也沒放棄職責和希望。

星期六, 7月 12, 2014

方某人的書單更新

由於xanga搬家,舊連結的名稱更改了。因此方潤之網「書評與書介」網頁的連結很多都作廢了。經過兩個週末逐個檢查修正,現在已全部修復,看倌可以經這一頁直接尋找方某寫過的書評和書介文章。歡迎瀏覽﹗

星期日, 7月 06, 2014

news and museum wish list

二零一四年第三號《聯合報》已出版﹕HTML版

新聞版﹕
1. 棋王外遊公告
2. 方潤出任圖書館主任協會理事

副刊版﹕
1. 棋藝天地—蘇格蘭場探案 (Scotland Yard)

知識版﹕
1. 節目預告
2. 雋語錄

網上博物館節目日曆亦已全部更新

---

今季wishlist﹕

展覽﹕
文物探知館—郵歷香江﹕從舊郵政總局大樓細味香港郵政歷史 (-26/8)
歷史博物館—嶺南印記﹕粵港澳考古成果展 (-1/9)、甌駱漢風﹕廣西古代陶製明器 (16/7-15/9)
藝術館—長青館藏明清瓷、玉、角、竹、畫琺瑯 (-28/9)
科學館—動感挑戰站 (-29/10)
孫中山紀念館—黃埔軍校﹕近代中國軍事人材的搖籃 (29/8-14/1/15)
海防博物館—中日甲午戰爭文物展 (22/8-11/3/15)

講座﹕
孫中山紀念館—謝纘泰的生平 (12/7)
歷史博物館—中國古代星空與星官崇拜 (19/7)
太空館—細說天文鐘 (20/7)
文物探知館—嶺南漢風:從考古及歷史文獻說起 (23/8)
歷史博物館—漢語在世界語言中的獨特性:從地理環境及氣候變遷看其成因 (7/9)
太空館—日本太空科技發展史 (13/9)
歷史博物館—志願軍180師的覆沒:詳解朝鮮戰爭中國軍隊的最大挫敗 (21/9)
孫中山紀念館—黃埔軍校與蔣介石 (27/9)

星期三, 7月 02, 2014

七一後記

這天陽光不太猛,也是洗澡的好日子,於是﹕
(家騮﹕畀媽媽洗完就咁吊晒我地o係度,搞到好似耶穌釘十字架咁﹗
馬馬﹕咁你想點丫﹖)

(建議配樂﹕電影圖書館戰爭插曲《UH-60》)

為了貼上一篇文,到天后都兩時多了。在香港地遊行團專用茶樓見到恐怖一幕﹕
(話晒都係讀bio出身,嚇我唔到既﹗﹗﹗)

之後和餅站長和站友一起等魚頭,但原來人潮已經把天后站塞爆。有人說地鐵呼籲乘客不要在天后出站,甚至有傳列車飛站不停。(事後網上聽聞有人在北角下車也很多人走過來)
天后站塞爆,這已是零三年後罕見的事,可想而知這天人數一定也是數一數二的多。

魚頭小姐無奈改於銅鑼灣站經時代廣場出口迂迴到來,我們在三時半前進入維園,跟往常差不多。
但人潮走到維園球場前面就停了下來走不動。

然後後面還有個「一柴」警員在拿大聲公呼籲﹕「大家企前一點,後面還有很多人。」
(多餘,前面有空位大家早就走過去啦。)
後來有個阿叔站在欄杆上向著球場大喊「開路﹗」
(對我地叫有鬼用﹖阿sir呼籲大家「企前d」果陣唔見你對佢叫「開路」﹖)

這天唯一好的是,太陽不算很曬,不過等了太久附近還是有三個人暈倒了。
而且中途還夾了兩場大雨。(唔係國師又呼雲喚雨想劈死台上班「左膠」下話 :P )

史無前例地,我們等到五時半才可以離開維園。

(慣常口號﹕「釋放維園人士﹗加快遊行步伐﹗還我軒尼詩道﹗」)

同樣罕有地,未離開高士威道已經開始塞。
原本見到開了電車路(這次警察終於學乖了嗎﹖),心想跟大紀元走邊寧頓街一定更慢,不如跟電車路那一隊。
但其他版友都走了這一邊,於是我唯有攀電車站的欄杆過去……怎料一起腳就抽筋……(病弱就是病弱,不過近來都是這樣,整晚吹風扇後小腿也會抽筋……)
但最後大家還是走回電車路上。(那麼我攀欄來幹甚麼﹖)

  
你的白


有人把傘柄穿過路姆西的肚,再由口穿出來,就這樣舉起來,恐怖得來又滑稽﹕

就這樣,在富豪酒店對出一直等到日落………………以至連台灣人也說未聽過有一個遊行的口號就是「開路」。(多來幾次你就慣了 :P )
網上新聞說有人拆鐵馬、六線全封,但很明顯警方沒打算放東行線給大家走。

在那陣子,如果民陣宣佈「由於警方不肯開路,我們宣佈遊行解散,不搞了﹗你們喜歡去中環或任何地方就自己行﹗」的話,群眾一哄而散隨處走,可能警方更頭痛。當然,為免給藉口警方未來拒絕遊行集會,民陣是不會這樣做的。
(這也沒辦法,因為沒這個合法的「殼」掩護的話,連遊行集會都搞不到,所有設備也放不到。你連聚集人群都做不到,就更不用去想其他了。留下一小批示威人士只會讓警方打了你也沒人見到罷了。)
來到七時,我們還未離開富豪酒店前的路面。魚頭小姐很肚餓,於是餅兄和在下陪她一起退下火線先醫肚。
到我們吃完飯再回來,原本在我們面前的「社工學聯」旗幟,竟然也未過SOGO。即是說花了一小時行不到幾十米﹗

與其回去困獸鬥,我們決定沿著東行線行人路向前行。
怡和街東行線就有一排藍帽子在逐步前進,不知還以為剛發生槍戰要他們拾彈頭。
但其實他們只是想迫走那些衝出東行線的示威者,然後重開東行線疏散被困的車。

(問題是,有那麼多人的遊行,下午本來就不應該放車進來﹗警方完全有能力把公共交通改道,並把東行線留作緊急車輛通道,在遊行人數太多時開放部分給遊行使用。在這種日子還放車進來,除了讓他們被困人龍之中,然後電視台拍幾個「司機怒斥遊行阻開工」的鏡頭之外,根本毫無意義。)

(事後還虧警方把責任推給「民陣開路的車太慢」。遊行是散步速度本來就慢,車很難比人更慢的,難道要那輛開路車用50km/h自己飛了去﹖你以為那些人來跑馬拉松乎﹖
好笑的是,向西立即拿了張渣打馬拉松的照片來比對「警方數字」,以證其謬。)

(當然,遊行慢其實是因為插隊者太多,但這一點當然要多謝警方歷年不開路令大家懶得入維園。不過既然已經不聽話入維園,在下斗膽建議他們與其插入大隊令遊行變慢,倒不如乾脆在隊伍旁邊「自由行」,迫爆行人路後再行出東行線,可能令警方更頭痕。畢竟只要不叫口號不舉牌、「行街shopping」不算示威遊行不算非法集結,而行人太多迫出馬路充其量只是違反交通法例,甚至人太多的話警察根本無法抓住誰。
在糖街雖然有人拆鐵馬衝出東行線,但無以為繼,最後還是被警方逐步收回。這其實反映了香港人一般缺乏紀律訓練的弱點。拆鐵馬其實可算是「最低武力」行動,傷人的機會亦少—這次只有個警員跌倒。但因為市民缺乏如警方一樣的紀律和默契,令這些出格行動很難成功。只有幾個人去拆的話警方很容易對付到,但如果每個位都有幾十人一起拆,後面的人跟著走過來的話,警察根本是擋不住的。在那種情景,如果勉強阻礙反而容易導致混亂,例如放胡椒噴霧搞出人踩人的話他們根本揹不起黑鍋。市民缺乏紀律訓練不是大家可以改變到的現實,那麼利用「沒紀律」的特點搞「自由行」成功機會可能更大。)

往常由禮頓道到SOGO一帶特別塞,過了鵝頸橋就會鬆一點,再過修頓球場就會很鬆動。
今年遊行隊伍過了修頓球場才像以往鵝頸橋的狀況、再過警察總部才像以往修頓球場後面那麼鬆動(我們在軍器廠街天橋回到隊伍中)。
那輛「開路車」早就不知去了哪裡吧﹖你還想賴誰﹖

金鐘政府合署外電車站的廣告版,有這搞笑一幕﹕

結果九時才行到遮打道,十時才回到家。

方某向來主張,對家想塑造「示威者是警員敵人」的印象,我們沒必要如其所願。如果面前那個警察不是濫權的話,沒必要苛待他。批評別人「為份糧做朝廷鷹犬」很容易,但最好先照鏡看看自己是否就那麼瀟灑,才好去罵人。
不過當聽到大會宣佈「警方說有九萬多人」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向面前那批警察嘲諷一句﹕「九萬多人用六個鐘都疏導唔到,警方效率真係高﹗」

(三時起步,八時隊尾才離開維園,即是用了五小時。如果只有九萬八千人的話,即是每小時只走了19600人,平均每秒只有5.4人離開維園。疏散速度那麼慢,算是民陣失敗還是警方失敗﹖如果十月一日放煙花也是這樣,豈不是第二天早上都散不完﹖提早佔領中環﹖
今年各界數字相距甚大,民陣的五十一萬固然略帶誇張只能當上限,但警方數字明顯低到不合理。就算當每秒只有10人離開維園,數字都會變成十八萬,港大民調的上限接近。但別忘記今年因為太擠迫,如在下般中途離隊的人一定比往年多,而港大民調是根據去年的離隊比例估算的,所以用來估計今年的參與人數一定會低估。在下估計真實的數字應該是二十多萬到三十萬。但無論實數如何,都必定是零三零四年以來少見的高,而且今年還不如零三年經濟那麼差。
事實上,今早見到經濟日報和信報社評,都是以「數十萬」為調。俗語「無三不成幾」,用上「幾十萬」即是認為至少接近三十萬了,可見警方數字已經虛假到沒人理會。)

當晚見到事旦台晚間新聞,清楚說明學民思潮跟隨警方呼籲,改行其他路線不經解放軍總部門口。證明學民等人雖然反對遊行要申請,但並非不願跟警方合作
當然,到很多人看的《香港早晨》就不會再提這些啦。更不會提,很多被捕人士到現在還未吃飯、又未獲准見律師呢。

(家騮﹕梗係手牽手做好朋友最好啦﹗~~看吧animals在挽手,爭取乾淨和自由~~)

---

有些朋友不願去遊行,就留下在半夜「圍觀」「預演佔中」。雖然說是塘邊鶴,但其實十分重要。後來警方想趕走記者,也不外乎是怕被人拍下濫權場面。所以圍觀的人越多,示威人士越安全。

任何社運,都必須有一批不參與違法行為的人負責後援。以往星屑醫生搞社運醫療隊就是這個道理,未來若然真的要佔中,這類不參與行動的「塘邊鶴」應百花齊放,越多越好。

---

今天明報日屈小姐專欄聲稱「反對派成功把警察形象毀滅」。

又唔好咁睇得起反對派。Her飛佛毛主席話齋「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黎o者。正如怪獸家長呢樣野都唔係靠屈小姐一個人唱就家傳戶曉,雖然佢可能以為自己真係咁巴閉啦,但唔好以己度人囉。

如果畀人唱下就可以毀滅到的話,佢既形象應該一開始就好極有限了。你試下唱衰周恩來丫,連毛主席都唱佢唔衰呀。

---

[較早前攝影]


Patrick﹕跟仔仔返工,匿o係袋成日,好焗呀﹗
好彩之後都成功爭取香蕉甜品,返去馬騮實好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