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19, 2015

舊文重貼﹕You should lie (3)

[應該說謊的時候 (3)] (舊文)
無論你想投給誰、甚至投白票,都總好過不投票。正如在下於五區公投時提過﹕
在政治上,無論你選擇行動或不行動,甚至不選擇,也一定會被某些人「利用」。
所以你應該擔心的,不是投票會被人「利用」,而是你寧願被哪一方利用,去作哪一種解釋。你也應該「利用」這個機會,去表達意見
所以,不願做「屁民」的人們,記得投票。
不過,有一點提醒大家的,就是請繼續對票站調查「口投民建聯」。(此處「民建聯」包括所有建制派或所謂「獨立」的隱形保皇候選人)
看到這一句,看倌可能會覺得奇怪。一向堅持「講真話」的方某,竟然叫人講大話﹖
在下一向認為,為了減少互相猜疑的社會成本,人應該盡量講真話。除非講真話的後果非常嚴重,才可以說謊。(至少為大家「聽來舒服」的所謂「white lies」,我就認為不應該了。)
但我完全支持「口投民建聯」的建議。
釋義﹕口投民建聯 = 無論你投哪一張名單,遇到票站調查的時候,都答他「投了民建聯」。
(「民建聯」只是方便說法,其實你答工聯會名單、甚至某些「隱形保皇黨」也可以的)
為何要支持說謊呢﹖主要是因為﹕1. 近幾次選舉,有很多票站調查名為學術研究,其實只是親中派陣營配票之用。
2. 以民調作配票工具,本來並非十惡不赦。問題是,他們沒有表明目的
3. 再者,利用民調配票,就應該申報作選舉開支,但他們沒有這樣做。以不見光的資源組織民調配票,這種行徑有如舞弊。
既然政府不打算規管這些行為,擺明偏幫「自己友」,那麼市民唯有自行反抗。
泛民現時的建議,是叫大家不要回答票站調查。當然,以泛民眾大佬的「泛道德」傾向,要他們叫市民講大話,幾乎不可能。
在這件事上,我完全同意世澤兄的意見
但由戰術目標嚟講,唔答票站調查一樣無用,因為X建聯班友可以由推算拒答率,知道有幾多泛民選民。所以,一係唔好玩,一係玩大佢,見到票站調查人員,一律答我地支持X建聯,提供完全係流嘅數據玩謝呢班土共為止。
所以拒答是行不通的。
有些人可能比在下「更道德」(抱歉,這似乎好像說自己已經很道德 ),覺得「講大話好衰」。不過,我們要想想,「講真話」並不是道德之目的,它只是手段。
道德並非在於「講真話」本身,而是在於我們不想欺騙別人。但「講真話」並不可能是一條「中央教條」,很簡單的例子﹕
假設現在是抗日戰爭,你知道一個游擊隊員躲在哪裡。有日軍問你有沒有見到游擊隊,你會告訴他游擊隊在哪裡嗎﹖
除非對方知道你知情(於是你不說會招殺身之禍),或者你又想做「漢奸」,否則你也不會說真話吧﹖由此可見,我們不是為了「講真話」而講真話,而是為了一個「道德的」目的而講真話
一般而言,「講大話」是不應該,但如果為了符合更高的道德規條(例如救人),講大話就不一定是錯。
回到民調。一個不告知目的、也不申報開支的民調,跟騙子有何分別﹖我們為何要向騙子講真話,告訴他我們(泛民)有多少家底﹖
這些人既然以學術研究為名,借民調配票為實,不計入選舉開支,而且政府不管。那麼我們也沒必要對他們客氣老實。一般而言做人應當誠實,不過對騙子沒必要講真話。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寧願講大話。這與我的良知沒有衝突。
如果有人懷疑,沒有真憑實據何以認定是建制所為,另一拙文亦已說明(見文中後段),可供參考。
記住,那些有潔癖的泛民大老呼籲「拒答」,是沒用的。人家把這些人都算入泛民就成,好似世澤話齋
要同survey落毒,最乾脆係放出大量error或者distorted sample,導致大量與事實偏離嘅distribution出現,土共玩人終玩己,所以票站調查,任何調查都答投咗民建聯,如果有人追問意圖做error correction,就話外傭居港權問題,泛民真不該,或者話泛民鼓吹暴力政治,呢啲土共典型論述。等佢地啲result全部變廢物
唯一跟他看法不同的,就是在下不希望連港大民調也「玩」。畢竟港大民調還是信得過的,連鍾庭耀也玩似乎太焦土政策了。可是,由於當年已有土共假扮港大民調之傳聞,看倌若然不懂辨認,「逢人說謊」亦無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