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22, 2017

電視綜藝節目和鬥獸場的距離

在茶餐廳見到TBB那個水上遊戲節目。有幾個演員被蒙眼用飲品潑面要他們猜。聽到朗朗笑聲回頭一望,遠處有幾個阿叔阿嬸看著演員被糟質十分高興。

不是要自命清高(以前看這些節目一樣很開心),只是反思起來就會明白為何古羅馬皇帝要興建鬥獸場。我們以為古羅馬人特別變態,其實不然。他們充其量是比較血腥,但其實人性本質沒有分別,就是喜歡看著別人陷於劣勢,然後讓自己有一種虛假的優越感。用黃子華或者高登說法比較易明,就是「鍾意睇人折墮/睇人趴街最開心」。

你不是富豪貴族的話,大部分平民都很難在生活中享受到這種優越感,我們通常只是用來襯托「他們的優越」。所以在娛樂節目中讓他們見到有人比自己更劣勢、更墮落,就可以滿足到這種優越感和虛榮心。讓他們覺得自己生活中每天被「上面的人」糟質「還不算太差」(因為有人比自己更折墮),要不然怎麼繼續過每天被糟質的日子﹖
人們看的是格鬥士和獅子老虎困獸鬥、還是演員被人糟質,雖有流血與否之別,但從「睇人折墮」這個層面看,本質並無分別。這就是要興建鬥獸場和拍那種糟質藝人節目的原因。

為何很多時見到坊間對那些演員,無論是身型還是性生活都特別苛刻﹖其實並不是因為演員有甚麼重要或「教壞細路」(有誰比高官更重要、影響更大、更易教壞細路﹖),而是因為這些演員對我們而言,就像格鬥士之於古羅馬人,大家見到他們折墮就會興奮。只是我們現在沒興趣看真的血而已。

當然這種優越感或者虛榮心,不一定要發洩在演員身上,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方式。道德重整會諸公不停去審查自己聲稱厭惡的淫褻物品,去聲討幾個被拍裸照流出的女星、或者不遺餘力去打壓性小眾,旁邊吶喊助威的教眾,心態難道不就像茶餐廳那些大叔大嬸﹖糟質那幾個「罪人」,自己才顯得聖潔嘛。當然,我們這些讀書人喜歡恥笑別人無知,也是另一種賺取優越感的方式。

人和很多哺乳動物一樣,天生可以猜測別人心裡所感所想。但有同理心不等於有同情心,如果你根本體會不到破產有多慘,又怎能嘲笑破產的人慘﹖
(本來想說自己這類會嘲笑別人的,自閉極有限。固然如是,不過原來學者認為同理心分兩方面,自閉症是對別人心智狀態的認知能力缺失,並非缺乏情感上的同理心。換言之他們可能不明白別人為何覺得某情況很慘,但如果他們知道別人覺得慘的話仍可表現同情。相反,一般說成心理變態的反社會人格者,他們有認知同理心,所以才能設計欺騙和傷害別人。但他們缺乏情感同理心,不能體會受害者的慘痛,所以可以肆意去傷害人。)

---

《孟子.離婁下》﹕「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

法國劇作家巴紐爾﹕「從一個人所笑的事,便可知道他的人品。」
(未能查證,只找到意思相近的一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