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12, 2017

地圖之外

暑假有多一點時間,而且又會跟老媽去星洲探親,行程間總會有更多時間讀書。於是就在圖書館借了幾本書,拿兩本連同上月要看的雜誌一併帶去。讀完就在這裡簡單介紹一下。

Alastair Bonnett《地圖之外﹕47個被地圖遺忘的地方,真實世界的另一個面貌》,黃中憲譯,台北﹕臉譜,2016

這是范老師介紹的書,所以買了。
作者一開始就講了一大堆「再魅」、「戀地情結」、「心理地理學」這些看起來十分像李天命和陶傑嘲諷那種,文化研究人剎有介事虛張聲勢的詞彙。不過看倌大可跳過這堆詞語,而無損本書內容。
本書主角正是一些平常被人忽視遺忘的角落,雖然不見得就像副題所指「被地圖遺忘」,有些甚至乎我們早已聽聞。可是由不存在的假島、人們爭奪或放棄的地點、去到安全島、沒人用的奇零土地(書裡寫畸零但本字是奇零)、甚至野戰勝地,仍然有大量故事可供探索。

多看各國例子,就會發現領土其實並不怎麼「神聖」。為領土開戰的例子當然在所多有,但領土也不是「神聖」得不能轉讓。(事實上聲稱領土神聖「一點不能少」的中共政權建政後,為了邦交已經把很多爭議地區「大塊大塊」的讓予鄰國。也別忘記多年前大陸的保釣人士反而會被官方拘捕留難的,只是當它對這些「點」有興趣的時候,不隨之起舞又是「不愛國」了。)
如果說為了邦交而放棄爭議領土、或者為了減少行政麻煩而交換飛地,還是兩國之間比較嚴肅和永久的處置。這本書舉出更加「不神聖」的例子,就是國土竟然可以暫時出借。例如為了找中立國審訊炸毀泛美103班機的利比亞疑兇,荷蘭把拘留營的土地暫時改為蘇格蘭領土。而荷蘭女王戰時避難加拿大,女王產女時為了讓後裔保留荷蘭籍,加拿大又臨時把醫院病房劃為國際租界。為了政治方便,國界可以「兒戲」到臨時劃來劃去。

而更惹笑的是,讀到中情局在外國設置秘密拘留拷問所的一章。可笑的當然不是中情局非法拘留懷疑恐怖份子這件事,而是在羅馬尼亞的秘密拘留所,代號竟然是叫「明光」(Bright Light)。見不得光的秘密處所叫「明光」本身已夠自嘲,更值得玩味諷刺的是,本地以「明光」為號的那個組織,其實又有多光明正大﹖

(方某人其他書評書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