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08, 2018

重建香港市議會方案(三)﹕分拆免尾大不掉

(承上) 其二,政府官員支持殺局的真正原因,其實是市政局手握大權、尾大不掉
當然無論如何,重建一個有實權的立政局,就會令無法自把自為的政府官員感到芒刺在背,這點無法避免。這也是他們反對民主的主要原因。
可是,市政局之所以被視為威脅,其實還有另一因素,就是它們真的「太大」。整個香港界內,就只分為兩個市政局,換言之每個市政局都掌管接近一半人口。

回顧歷史,楊慕琦計劃中的香港市議會就是個單一的民選市議會,將會掌管大部分的「庶政」(除了後來的市政外,還包括消防、教育、福利之類,根本就等於外國的市議會了)。只要旁觀新加坡歷史,就知道這樣在立法議會下設立單一功能全面的市議會,如果在殖民政制下還好(因為立法議會本身缺乏民意授權),一旦立法議會建立問責政府後,(政府和市議會)兩者很難不起衝突、互相爭權。結果身為總理的李光耀還是要取消市議會以削「市長」王永元之權。
換言之,要減少官僚系統對重建市議會的阻力、並減少民主化後香港政府和市議會的衝突,就不要像九七前只設兩個市政局(分掌新界的區域市政局1986年才成立),更不要成立單一市政局,而應該分拆得小一點。如此則不至於對「中央」構成威脅,官僚阻力就會減少。

分拆還有另一必要之處,就是九七前兩個市政局轄區其實不無問題。
管轄港九的市政局財政豐富(因為市政局可直接得到差餉支持,以前人口和地價都集中港九),大部分的文康設施都在市區。當時區域市政局轄下甚至只有鐵路博物館、三棟屋博物館這類中小型博物館,作為新界區「旗艦」的文化博物館要等到殺局後的2000年才正式啟用。
而管轄新界廣大範圍的區域市政局,人口其實很分散,各地區除了都有鄉郊之外,其實需要各不相同。這樣令區域市政局的政策很難針對各地區的需要。
換言之,拆解港九地區的市政局,可以令「旗艦」設施不至集中於單一市政局手中﹔而拆解新界地區的區域市政局,可以令政策更針對各地區需要

---

(下篇)

(重建必要篇非架床疊屋篇、分拆篇、廣域連合篇職能篇地域劃分篇)

沒有留言: